火种原创文学/中国的纯文学净土!
火种会员 设为首页 收藏火种

TOP

翡翠玉镯
编者按:小说包含三重意思:一、旧社会戏子的悲凉命运,虚荣使娘堕落;二、做娘的弥留之际还是牵挂着女儿,人性使然;三:上当受骗历来有之,赌博不是生财之道。文笔简练,叙述朴实,结构严谨,真实可信。拜读欣赏,感谢赐稿。
 

走向熟稔而生疏的娘家,杜媛忽而生出一阵慌乱,脚步也慢了下来。

13岁与娘赌气出走,有26年没回过了。想来母女已隔膜久远,难免不生出芥蒂啊。

迟疑着推门进去,霎时让杜媛愣住了。眼下的状态比记忆里的片断,更让人不禁愕然。瞅着那陈年的竹木床上,躺着低微呻吟的娘,盖着一床破旧被絮。

杜媛靠了过去,握了娘一只枯枝似的手,颤了声音问,娘,您您怎么病啦?您病了多久???您咋不捎个话来?

接着又问了一遍,没闻见娘发出一点儿回应。娘一味断断续续呻吟着,仿佛并不知晓女儿发出探问。

杜媛是被满满的期冀而纵容,才决心走动这一趟的。瞧眼前境况,娘好久都没挪个步,去游走唱曲消遣了。

杜媛伸出手摸摸娘的额头,没觉出发烧的感应。她忙说,娘,鱼儿走得急,没给您捎个啥来,好对不住您啊。

娘依然低微呻吟着,像不情愿搭理久违相逢的女儿。猛然间,杜媛扯嗓子哭了起来,哭得打了哆嗦。一阵阵悲戚的哭声,引来就近的住户,时而偷窥一眼。

或许哭声凄楚扰动了娘,娘发出了声音,叫出了女儿的乳名。杜媛甩了哭腔,唤了声娘,娘把另只手也搭在了她的手上。这一下,娘的眼泪,无声地涌了出来。

杜媛摇着娘的手,哀声说,娘,咱们赶紧瞧病去吧。娘默默淌着泪水,支愣着无神的眼睛望着头顶的房梁。

娘,咱得赶紧瞧病呀。鱼儿去找辆板车,拉着您去。杜媛说了这话,瞅了眼身后,好似板车就在旁边。

娘突然唤了声水,杜媛立刻应了,说,娘,您待会儿,鱼儿这就烧去。讨来温开,杜媛扶起了娘的背头,悠悠喂了两小碗。娘的呻吟一下消了,撑着手要起来。

娘被杜媛扶着靠在了墙头,面容灰白萎缩,两眼露出混沌的目光。杜媛从胸间掏出手帕,往娘的脸上,轻柔擦拭了一轮。收了手帕,她不觉轻轻偏了脸庞。

娘抖索着翻开床头草垫的一角,摸出一只绸缎布包来。

杜媛疑惑地盯着那只布包,猜测里面或有什么物品。

娘展开布包后,杜媛惊疑地雪亮了瞳仁。但听得娘平静地说,娘没几个时辰了,这翡翠玉镯留给你吧。娘说得很淡定,但并没减缓杜媛压抑的激动?;缎拦奈璧恼庖豢?,曾在多少个期盼的梦里久久品尝啊。

娘存有一副名贵玉镯,还是文革红卫兵闯进家后,杜媛才得知的。家被翻得底朝天,却没有收获。娘被吊在树上鞭打,逼问去处,亦是毫无结果。

如今,熠熠生辉的玉镯,呈现面前,让杜媛周身暖流涤荡,美丽的憧憬倾泻而出。相望间,娘将那玉镯连带布包,一并放了杜媛的手上,一忽闪闭合了双眼。

片刻的沉默后,娘说起了当年的那些情史片断。这些事儿,在懵懂少年时,杜媛也曾听闻过一些零碎说头。

娘当年是个戏子,唱民间土戏。作为扮演角色,只是配角。但这并不影响国军某部官长的追求,直把娘搂在他的怀抱里,做了房四姨太,在家乡荣华了约摸两月。

这副翡翠玉镯,恰是官长当初给娘的定情物。娘说了那些往事,又无力躺了下去。杜媛忙说,娘,你等一下,鱼儿去弄点吃的来。说了,杜媛掩好被絮奔外面去了。

待杜媛端来一碗云吞,娘已再也吃不上半口了。

返回家后,杜媛把玉镯仍然包好,找个瓦罐藏了起来。

透过窗户,杜媛望着小县城的房舍,散落着,勾起一腔心思。

女儿考取了市一中,是学校重点,还是老师通知的哩。一旦读出来,大城生活靠得住了。只是太缺钱,男人拉板车也仅能混个饭。决不能叫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。眼下玉器走俏,拿玉镯换钱呢?杜媛左顾右盼,决意牌局上赌一把。

在平日牌局,杜媛还能捞个零花的。不意此番出战,她却蚀得衣兜透底。也罢,那就押上玉镯,赚个学杂费收手罢。

熟知,庄家起身接了过去,瞄上一眼,即叫了,狗屁,整一个赝品!

最后两字如雷贯耳,惊得杜媛的脸皮僵硬了好半天。

杜媛思量还是心存侥幸,于次日上午,又拿到一家典当铺出手。店长听闻是玉镯迎了出来,接过掂了掂,沉沉而说,此乃酒瓶玻璃制品,自家留用吧。

1
     
书签:翡翠 编辑:耕石
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:
上一篇情爱无界碑(原题:猎户情爱) 下一篇爱的绑架

推荐美文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