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种原创文学/中国的纯文学净土!
火种会员 设为首页 收藏火种

TOP

【人物专访】走近火种文学编辑部----泣血的流莺
2013-08-04 09:38:36 作者:小旭 】 浏览:8211次 评论:10
编者按:陈哲夜:面对诗人,我总有一个好奇,那就是诗人是怎样与诗歌结缘的,或者,诗人是怎样发现自己的? 执行副总编流莺:那是90年代初,在上高二分文理的时候,我分在理科班,一位新的语文老师,也是我们市里的一位作家老师教我们语文,那时我的语文算中上吧,这位新老..
 

陈哲夜:面对诗人,我总有一个好奇,那就是诗人是怎样与诗歌结缘的,或者,诗人是怎样发现自己的?
 

执行副总编流莺:那是90年代初,在上高二分文理的时候,我分在理科班,一位新的语文老师,也是我们市里的一位作家老师教我们语文,那时我的语文算中上吧,这位新老师就把他最近发的诗歌和小说,大概的给我们讲了一下,这是我最有印象,也对我人生触动最大的一堂课,直至后来老师帮我们成立文学社,我是诗歌组的组长,一发不可收地开始了诗歌写作。

陈哲夜:心理学中往往通过分析一个人的最初记忆来了解这个人的性格,那你对自己作品的最初记忆是什么?比如,那些直到现在你还念念不忘的句子。

执行副总编流莺:印象最深的一首诗歌,我还记的是一位学生写的《歪脖子树》,主要是写祖国拨乱反正,蓬勃发展。这首诗歌后来得了国家大奖,有一句好像是:它就这么歪着生长,低下头,披着阳光。当老师念完,我们所有同学非常感动,沉醉在那份诗意的力量与信念,后来很多个夜晚,我们许多同学就开始为怎样写诗歌争论不休,拿老师的讲课来反刍,那些记忆开启了一个诗歌爱好者的梦想。

陈哲夜:记忆是有选择性的,通过您记住的只言片语就可以大体感受您的诗歌观念。抛开诗歌对个人的意义,您怎么看待诗歌的存在的意义?

执行副总编流莺:最近有看一些诗歌理论方面的大家之言,而最深的我也认同的诗歌就是心灵的歌唱,为社会、为人生、为生命的见证??梢允且环菰鹑?,也可以是一份对生命和社会的认知。

陈哲夜:那么有一个问题,在诗歌介入社会或人生的时候,该怎么最大程度的保留诗歌的现代性呢?

执行副总编流莺:对,你说的反映诗歌时效性,一首好的诗歌同时一般都有它的时代背景,比如唐代的李杜,怎么保留诗歌的现代性,这同时也反映诗歌的目的与意义,紧跟时代,及时反映现实中的现象与认知,而不是盲目无病呻吟,大发感慨。 敢于切中时代的弊病,剖析时代心灵的走向。 无论从文学和社会,要有一份时代的使命感。

陈哲夜:兰波说过:必须绝对现代。在我本人看来,诗歌为什么要有现代性,是文学中最大的谜团。汉语真正开始现代化也才大概一百年的时间,汉语深远的历史造成了现代诗人们在语言的选择上有极大的空间,极容易迷失在语言中。

执行副总编流莺:记得有些人也抨击过鲁迅先生,那时正是语言从古文至白话的过渡阶段,也有的人说他的诗歌不怎样,但许多近代的思想家和革命家坚持认为这才是真正的诗歌,也就是说,诗歌的历史源远流长,但富有革命性的还算是现代意义上的诗歌。从表达的完整性,爆发的力量性,古体很难做到这种使人振奋,做到大众都可以接受。 当然不是说古体不好,这可能与时代的背景不同,而生发出来的产物。

陈哲夜:诗歌的现代性一直是我本人极力强调的,实际上,这原本不该再提出来了??墒?,中国由于错过了西方现代文学运动,以至于只有少数的诗歌精英才会继承发扬这种现代精神。在诗歌中建立现代汉语语境是迫切的。

执行副总编流莺:嗯,对的,因为我们国家受传统的束缚,西方在搞现代文学运动,我们国内还处在争议时期,一些新近的思想不被接受,所以西诗在现代的领域里是比我们走在前面的。包括语境、语感等,我们似乎有一定的局限性,没有西诗那么自然、深悠。这与我们现代诗歌的发展有一定的联系。很多近代诗人就说,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诗人,可能我们的根基还不算很深,而西方意识流、象征派很早就发展起来。历史的传统和时代的背景,在很大程度上造成我们现代诗歌的现状。当然也有一些国内诗人一直试图在突破,一些非主流派别运用应运而生,口语诗,上半身下半身等。尽管这样那样的折腾,可就是真正熠熠生辉的好诗不多,甚至一些国家级奖的诗歌也平庸如水。很多诗评家一直在呼唤真正意义上的好诗歌,怎么继承和发展本土诗歌文化,是当前国内一种很高的呼声。

陈哲夜:这个也是我关注的。我感觉当下中国应该接受西方观念的启蒙,当然,这种启蒙随着信息时代的发展正逐步进行,但还不够完善。

执行副总编流莺:是的,这需要一个过程,我们也不是完全照搬西方观念,毕竟文化背景不同,需要一个理论与实践结合,一个反复认证完善的过程。
 
陈哲夜:还有一个问题是我很想了解的,您在创作的道路上受那些诗人的影响比较大?
 
执行副总编流莺:我比较喜欢海子,拜伦,波德莱尔。我喜欢对生活深有感知的诗人。
 
陈哲夜:海子对您的影响是什么?
 
执行副总编流莺:最重要的是对生活的解读。在这种诗歌的诠释下,我也慢慢的成熟,从原本的风花雪月回归到生命,渐渐懂得诗歌的内涵不仅仅是一种抒情,而且还得有生命力,文字也渐渐从小清新小情调转到社会,灵魂。也不再为一些所谓的抒情而窃喜,更喜欢生活散发的芬芳,虽然沉重但更坚实。
 
陈哲夜:在你的诗歌里我读出一种深沉的力量,每每也被奇特的想象所感染。这种想象是对诗歌的服务呢?还是来源于潜意识?
 
执行副总编流莺:我不会为写诗而写诗,当我每次从乡村走过,就有一种渴望写作的冲动,相呼唤或呐喊一些什么。这也算是诗歌潜意识中灵感的流露。我想诗歌应该为社会服务,不就是因为担当责任,才更有意义吗?
 
陈哲夜:您的诗歌灵感通常是以什么方式出现的?画面?感觉?意象?主题?
 
执行副总编流莺:通常是一个画面,一个生活点,我就有把它诠释出来的冲动。在一次下乡的途中,前几天酝酿的关于干旱的诗歌就在颠簸中脱口而出。
 
陈哲夜:您在写作过程中最注重什么?
 
执行副总编流莺:思想内涵是第一位的。技巧不重要,如果能以简单的刻画或阐述,有力的展现内涵,就是一首不错的诗歌。
 
陈哲夜:好的,就到这吧,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。祝您创作愉快!
 
执行副总编流莺:辛苦了。
396
     
书签:人物专访 走近 火种 文学 编辑部 ---- 泣血 编辑:邓少枫
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:
上一篇人物专访——老彦娟(诗歌编辑部.. 下一篇【人物专访】走近火种文学编辑部-..

推荐美文

pennytang www.tzjinji.cn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